日期:12/8

地點:Varanasi瓦那那西

夜宿:BABA Guest House(是一間很爛旅館啊!我們整個被死韓國仔騙慘了!)

 

整個Varanasi火車站兵慌馬亂的程度很印度,一路上不斷的有刺鼻的臭味撲鼻而來,車站裡每個人都不知道在推擠個什麼勁,完全無視於我們二個瘦弱的女生揹著大行李,不斷的往我們身上招呼過來,連基本的禮讓都不懂!哼!

車站照慣例有許多流民和乞丐四竄,在走出火車站的途中,看到很多和我們擦肩而過,背著大行李的背包客,臉上都是一付重病初癒的不愉快模樣…看得我們冷汗直流(也不知道是被嚇到還是行李太重了一一”),嘴裡卻不忘自我調侃,自顧自的幫正要離開的背包客做精彩的OS:『看妳們二個東方女生笑成這樣,再笑啊!等妳們離開的時候,妳們笑得出來,我就跟妳們磕三個響頭!』

走出月台,在火車站找到付費電話打給位在舊城區、恆河畔的Shiva Guest House確認還有空房間後,就火速離開火車站,馬上就遇到了往後在印度不斷出現的人海攻勢:不斷的推銷、不斷的纏人、不斷的乞討、不斷的想讓人火冒三丈。說實在的,現在回想起來還是一肚子的火…世界上怎麼會有人機車成這種程度啊!

兵慌馬亂的瓦那那西月台…

 

沒錯,不斷攻擊我們的就是人海攻勢!火車站外的autorishaw、人力車和計程車司機一看到外國的觀光客,立刻就湧上來,不管我們完全不理會他,不斷的告訴我們電話要在那裡打(結果引導我們打貴不拉稀的付費電話,眼睜睜的看著當地人打就只付個小銅板!真是踏馬的!死印度仔),prepaid計程車和autorishaw要在那裡搭,在大太陽下背了十餘公斤重的我們,實在沒有力氣和他耗,最後談定了30元盧比到離住的地方還有一段距離的恆河畔,司機堅持車子沒辦法開到旅館前,因為路太小條。),我們一坐定,司機馬上現出原形,開始變卦價格,大概是欺負我們行李重,外頭太陽大,二個弱小的女子不會計較太多,那知道他就是遇到從台灣來的神經病,吃大餐花個幾百塊眼睛都不眨一下, 但是書上說autorishaw搭到舊城區就是30元,竟然多收我們20元,我們二話不說,很有默契的把包包一背,掉頭就走!現在回想起來,20元折合台幣也才16塊左右,何必跟他斤斤計較那麼多呢?但我們在意豈是10幾塊錢呢?而是印度仔老是欺負外來旅客,尤其是女生的心態!我們強悍的中華兒女,一定要給他點顏色瞧瞧才行嘛!

司機整個在後面傻眼!看著我們背著10餘公斤的行李頭也不回的離開。爽!一路沿著小路往大馬路走去,一直被印度糾纏著,搞得我們都快大抓狂(大ㄌㄧㄚˇ ㄍㄨㄥˊ),最後在大馬路上,狠狠的攔了另一台剛好經過的autorishaw,立刻上車,花了45元搭到舊城區的……一個很陌生的街口。很陌生的街口?沒錯!要死的司機放我們下車的地方,離我們住的地方遠個258萬的!踏馬的!死印度仔!又被你們擺了一道!沒關係,老娘時間多的是,還有20幾天的時候,我就慢慢跟你們耗…看最後是誰比較厲害!哼!

總之,我們又像神經病一樣背著大包包,在塵土飛揚的馬路上,飽受喇叭聲和當地人無禮直視的摧殘,沈重的邁著步子還不斷的被路上的行人推擠著、被車子狂按喇叭,大太陽下我們著實流著非常扎實的汗水啊… 這時只見在滿是印度當地人的黃土路上,有二個快被行李壓死的東方女生,一邊走一邊逛罵著:『幹!見鬼的旅遊書和網站,竟敢騙我!還說什麼印度的冬天有多冷又有多冷!?是在冷那一條的啊?冷到全身是汗啊?熱死我了!啃!』

路邊的小攤販,賣的一條一條不知道什麼東西,路很小、人很多、地很髒、真的很吵,但是拍照就是要笑?這是什麼道理…冏tz~~

 

我們一路走一路咒罵著司機的祖宗十八代,他老大在放我們下車的時候,斬釘截鐵的告訴我們,只要再走3分鐘就會抵達旅館,但踏馬的印度的3分鐘會不會也太漫長?!

走著走著,路邊的小巷子裡冒出一個印度怪男子,不斷的說服我們去看看他的旅館,但我們非常堅決的告訴他我們已經訂了BABA Guest House(跟我們在火車箁訂的不是同一間旅館,我們在路途上很臨時的…突然決定換間住住看嘛!反正我們個性隨和嘛!)他帶著我們穿越了大大小小的巷弄,拐來拐去,路邊有時是人家,有時是小攤販,有時是擋住去路的牛群,非常的紊亂的印度街道讓我幾乎以為在走迷宮…這些地方唯一的共通點就是又髒又臭,垃圾滿地都是,塵土滿天飛揚,地上的污水彷彿永遠都不會乾,而牛大便大肆的充斥在想像的到的地方…

斑剝的街道和落破的房子拍起來很有復古的感覺,但處在當下的我們才知道那是怎麼樣一個令人難受的地方!應該很難想像地下不時都會有牛大便出現吧!

 

在我差點以為那個印度仔只是亂帶路的同時,終於在一個荒涼又髒亂的小巷子(話又說回來,這個地方那個巷子不是荒涼又髒亂啊!)看見BABA Guest Houes,只剩一間雙人房,簡陋的不得了。但我們累得只想趕快安頓下來,加上旅遊書和網站上都有推廌,我們就確定住下來。

房間簡陋但還算乾淨,浴室是共用的,最讓人想哭卻哭不出來的是,當我放下行李去洗澡,整顆頭都是泡沬的時候,竟然發現流出來的水竟然一直都是冰冷的…冏___我顯然又被擺了一道,只好一邊流著辛酸的淚水,一邊在在陰暗的浴室裡,發抖打顫的快速清洗(後來就感冒了…),雅芬問過老板,決定下午二點有熱水以後,洗完澡再出門。

一安頓好,我們馬上到頂樓的餐廳填飽肚子先!頂樓的餐廳視野很好,可以看到波光閃閃的恆河,幾隻小船在恆河上飄浮,河岸滿是古樸的建築,讓人不禁心曠神怡。在餐廳附近猴群到處自在的奔走,正當我們吃的好不開心,突然發現四周都坐滿了,而且仔細一聽,還全都是韓國人。怎麼回事啊?我們被韓國人包圍了耶!就在這時候遠在台灣來了一通電話,啊…有人中了金馬獎啦!我只好在恆河的河畔,默默的希望金門當兵的日子過得愉快啦!

接下來的三天,我們住得實在很不開心,要洗澡卻沒熱水,好不容易有熱水了,沒三分鐘就開始愈洗愈冷;每天我們出門不久就自動斷電,手機和相機完全無法充電。想起網站上的留言,推薦這間都是用英文,讓我不禁懷疑,該不會都是韓國人自已推薦的吧!這間旅館的老板娘是韓國嫁到印度的韓國新娘啦!雅芬問她會不會想家,她說:never。我們的OS也很直接啦:聽妳在放屁!接下來的日子裡,在這裡遇到的都是韓國人。這裡其實就是韓國背包客的大本營啊!

 

 

下午二點,雅芬開心的去洗澡,敗興而歸,還是冷水…算了!出門在外,我們也不計較那麼多了,本著不怕死的精神走出旅館,在錯綜複雜的小路亂繞,竟也讓我們走到恆河西岸的舊城區!再亂走一通,竟然還讓我們走到黃金寺廟…我只能說我們大概太融入到有一種能夠自已發現景點的天分了…

要進入黃金寺廟必需把所有的東西寄放在對面的店裡,我們的護照、美金、支票、相機、手機所有貴重的東西都在裡面,進寺廟非教徒也只能在外圍觀看,最後我們決定好好的在舊城區的街道亂晃,敗一些好東西實在一點!要把身上的證件、美金和相機交出去,這種險說什麼也不是敢冒的,畢竟我們很想安全的回到台灣,總是要把自己保護好的嘛!

舊城區街道裡,我們遇到最白爛的一家店是賣圍巾和服飾的,老板看見我們在翻看衣服後,就叫我們進去試穿,試了半天以後,他竟然說他會算命,可以看見我們的未來,於是他幫雅芬看了老半天,說她事業會很成功,婚姻很幸福,一切都會很順利之後,他開始問我要不要也算一下,我直接就說我不想知道我的未來…老板整誓毛手毛腳的,一下子摸手,一下子摸腳掌,一下子摸小腿…還問我們要不要kiss一下,要不要sex一下?我們直說不要了,他還一直問我們why not?我們胡扯說我們都有老公了,他還說那又有什麼關係呢?台灣老公在台灣,印度是印度!踏馬的老娘只好想想的買個東西而已,就這樣,不行嗎?>"<

離開了色瞇瞇的老板店,還經過了印度當地服飾賣紗麗的店家,我進去給人試了二款…都請雅芬用心的幫我錄下全程了^^~~開心啦~~~

色瞇瞇老板聽到我問他們頭上的誅砂,就直接用手沾他頭上的紅色誅砂,抹在我額頭上…(在他店裡的自拍XD)

在走回旅館的路上,我們一邊對著完全看不懂的地圖,一邊看永遠不知道北邊在那裡的指北針,一邊被橡皮蟲一樣的當地人騷擾,還得撥出時間向警察問路,找路找得實在餓了,就不客氣的吃起當地的路邊攤,外頭用麵粉裏住,裡面的餡是咖哩,搓成球狀放進油鍋炸成金黃色,沾著粉紅色有點辣有點鹹的粉末一起吃,雅芬覺得很好吃,我真的覺得不怎麼樣啦!平常那麼挑吃的雅芬,大概是真的有餓到吧…

走回旅館附近,花了比住一個晚上還貴的錢在吃晚餐,坐在餐桌邊,我們討論起自己的價值觀果然有點偏差:為了幾十塊爭得跟什麼一樣,連背不動的行李都賭氣的背起來,二話不說的掉頭走人;一遇到吃就什麼都不顧了,常常看完菜單,二個人對看一眼,然後馬上達成共識:吃怎麼能省?然後轉頭向老板:『各來一分!』,荷包因此又大失血,整個就是標準的省小錢花大錢啊!

滿足的吃完晚飯,又在迷宮般的街頭繞了半天,我們神奇的找到回旅館的路(真是太神奇了…自已都有點佩服自已了…),回到旅館我們整個累攤平躺在很不舒服的床上,為了12/9預計的行程:往南邊去看看印度最大的大學Varanasi大學和蘭納加堡,一寫完日誌我們就呼呼大睡了。

當地的路邊攤小點心,我們生冷不忌的大嗑一頓!雅芬覺得好吃得不得了!我個人不太喜歡。

文章標籤

kokoy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