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期:12/9

地點:Varanasi

夜宿:BABA Guest House

 

早上7點30分就立刻起床,由於前天整個晚上都有韓國仔在胡鬧,感覺是在開轟趴!是不會在韓國開哦!有必要大老遠來印度整個晚上喝酒喧鬧嗎?一整個是莫名其妙啊!),我們早早就整理完畢就出門了,到恆河畔看著永遠看不出方向的指北針,自以為往南邊走,預計要去參觀瓦那那西大學和蘭納加堡,誰知道走了半天,才發現我們竟然走的方向是北邊耶!

好吧!反正誰叫我們是這麼樂天知命又隨性得不得了呢?索性就改變行程,先到北邊的河壇逛逛,然後再到位於瓦那那西北邊的佛教聖地,也就是佛陀初次講經的地方,鼎鼎大名的鹿野苑(Sarnath)囉!

河壇邊階梯是很常出現的,動物都隨意的在路上走,而人們也隨意的坐在地上。

 

恆河沿岸有很多不同的特色的河壇(Ghat),北邊最有特色的河壇是Manikamika Ghat,是一個非常有名的火葬場,多數的印度人夢寐以求的,就是死後能夠在恆河邊火化,將骨灰灑到恆河裡,靈魂得以昇華上達天堂,因此這裡其實在印度人眼中,是很神聖的地方。我們一接近就馬上有人大聲的喝阻我們不準拍照。這裡是不能拍照、不能攝影的,就在同時馬上有小販圍上來兜售明信片,喊價一本100盧比20張,住宿一個晚上便宜的也才200盧比,因此我們完全不想理他,自顧自得一直走,到最後他自己殺價到一本30盧比成交,這個鬼地方就是要這樣殺價…不然就等著被被吃人不吐骨頭的印度人榨乾吧!

進入Manikamika Ghat的火葬場,一個身穿白色連身單薄衣服的瘦弱中年男子,馬上接近我們,開始詳細的對我們解說,在恆河火葬死後得以上天堂,因此往生者的家屬常會花上大筆的錢,讓死者能夠在恆河畔火葬昇天,而火葬用來燃燒屍體的木材,1公斤要200元盧比(印度搭公車一段大概5盧比,1杯茶大約3盧比),因此對大部分的印度人來說,是很大的一筆費用呢!

他帶我們到一間空屋的二樓,從陽台上往下看,正好可以看到火葬場進行中的儀式,死者的長子必需剃光頭和鬍子,和其它男性家人隨著法師圍繞放置在木材上待燃的屍體轉圈圈,在印度的女性則被規定不可以進入神聖的火葬場。

在火葬場邊,有許多病老的人在空屋裡等死,當地的警察常需要去驗證,等死的人到底是不是瓦那那西的人民,許多人為了在這裡火葬,冒充是瓦那那西的居民,以求死後能夠免費的在火葬場火化。就在我們要離開空屋的時候,解說的人指著屋子牆角的一名骨瘦如柴,看起來病的很嚴重的老婦人說,她快死了,需要錢執行火葬,要我們給她一些錢。心裡突然有一種痛楚和不忍心,但是旅遊書和網路上又一而再,再而三的不斷告誡,決對不能給錢,否則會招來一堆乞討者。我們最後決定快步離開,沒想到解說的人硬是纏著我們,也不要給老婦人錢了,但是解說費用多少要給一些吧!看我們不打算給,竟然一路跟著我們不肯離開。真是踏馬的!最後只好隨便給了一點小費,遊興被搞得亂七八糟的,悻悻然的離開了。

往北走的某個河壇…後面提著水桶的男子意識在我們在拍照以後,馬上轉身坐在那裡,再也不肯走了…印度人真是太愛入鏡了…

 

另外有一個很有趣,不知名的河壇全都是牛群,悠閒的在河岸邊…還真的看不出牠們悠閒的在河岸邊幹麻耶!河岸邊沒有牛可以吃的東西,牠們就大剌剌的或站或坐的曬太陽呢!

當地人在河壇的空地上,把牛大便弄成圓餅的形狀,讓圓形很可愛的牛大便在太陽下享受太陽浴,等牛大便被曬乾了以後,就堆疊起來,變成一個圓錐形,需要的時候當成燃料。

其它像是聚集了一堆人在洗衣的洗衣場,整個河壇都在曬衣服的曬衣場,而讓人百思不解的是,當地人喝河裡的水,用恆河水刷牙洗臉,在河裡洗澡,附近住戶把廢水排進河裡,河邊到處是公用露天男生的『小便處』,尿完也沒看到有水溝可以引導,八成也是進了恆河吧!牛群大概也有不少大小便是排進河裡的吧!這樣的河水,怎麼樣可能把衣服洗得乾淨呢?更弔詭的是,有些衣服洗完就舖在沙地上曬…我真的很想知道這個地方的人民腦袋裡到底裝些什麼啊?

我跟雅芬幫他們又下了一個註解:大概是反正空氣那麼髒,四處都灰撲撲的,洗了弄乾淨還不是一下就髒了!沒差了!有洗有保佑吧!

河岸邊,請仔細看拱門後面在地上曬著的…都是他們的衣服或是被單哦…

 

印度人真的很愛東方女生,我們走在印度恆河河畔,繼上次被老板騷擾以後,又有印度年輕男子在我們經過他身邊的時候轉身過來對我們說:『沙拉牛~~』我們二個對看了一下,然後加快腳步離開,心裡OS:怎麼那麼倒楣,到那裡都遇到精神分裂的傢伙?!是因為歹年冬,多小人嗎?

印度仔看我們快步離開,然後又大聲的說:『沙拉牛~~~』,該不會等下要撲上來吧?!我們只好又裝作聽不懂,沒聽見一直走,他發神經的一直大叫『沙拉牛~~~~』,直到我們離他很遠很遠很遠,還隱隱約約的聽見他渾厚的『沙拉牛』悲壯的迴蕩在神聖的恆河邊…

鹿野苑就一定要有鹿嗎?!

 

恆河邊的二個台灣女子看著地圖,突發奇想的要走路到火車站,坐火車到鹿野苑,一路上穿過了無數沒有半個觀光客的小路,看了好多印度風很重的民宅,走了好久,就在我們快被滿天的塵土淹沒的時候,終於在當地人的比手劃腳下,了解到原來我們要去的火車站跟鹿野苑的火車站是不同條線的,就算到了火車站也沒辦法抵達…這個晴天霹靂的消息讓我們傻了,我們這是招誰惹誰啊?也只不過想要省一點旅費嘛!

最後在印度居民熱心的幫忙下,我們雇一台autorishaw搭到鹿野苑,看阿育王在西元5世紀笈多王朝的時候建的達美克佛塔(哇賽!笈多王朝耶!這不是在歷史課本上才會出現的嗎?竟然讓我活生生的看到笈多王朝的遺址耶!我好興奮唷!),塔上還有一些金泊片在陽光下閃閃發光,塔邊有古文字圖文的雕刻,一整個就讓我high的不得了!

塔邊有僧侶在誦經,在這麼有宗教氣息、綠草如茵的大樹下,微風徐徐吹來,隱約可以聽見二個東方女子正在討論著……等下要去那裡大快朵頤…哈哈哈!在遺址附近的公園,我們看到了鹿群在公園隨意的走動(鹿野苑這個名字是會不斷的招來鹿群嗎?怎麼會不時的看到鹿呢?),也看到一座仿菩提迦耶大菩提寺而建的寺院,還在公園遇到許多小學生在公園戶外教學,一群小男生在打棒球。才13歲的小女生,英文說的溜溜叫,教養氣質都好得不得了;在同時也有乞討的孩子在我們四周圍繞,貧富差距大得讓人咋舌,我雄雄有一種精神分裂的錯覺…這個國家…是真的有本事把人搞瘋啊!

阿育王在西元5世紀笈多王朝的時候建的達美克佛塔,前面一堆人在誦經唷!

仿菩提迦耶大菩提寺而建的寺院,Mulgandha Kuti Vihar寺院

 

隨性的亂走是我們行程的特色,必定要看到的大景點都看完了,天色還早,我們就亂走了起來,走著走著看見一個怪異的建築,我們隨身帶的5本旅遊書上怎麼翻都沒介紹到,反正都來了呢,我們就信步走進去看看啦!不進去就算了,一進去,竟然聽見有人用中文在解說:『這裡呢,是佛陀講道的地方,建於xxxx年……』,害我們差點沒有興奮的跳起來,這是從台灣專程到印度來的朝聖團呢!

他鄉遇故知,能在印度這個鬼地方說自已的母語溝通,那種感動真是眼淚都要掉下來了啊!在參觀的路上,和一個師父閒聊,她一聽說我們人都到印度了,竟然沒有規劃去菩提迦耶,馬上用誠摯而認真的語氣告訴我們,那裡是佛祖悟道的地方,非常的神聖,去了以後可以三世不用墮入惡道輪迴啊!

告別了他們,我們二個人走在夕陽西下的印度街道上,對上彼此的眼神的時候,不由自主的順口說出,『那麼…為了三世不墮入惡道輪迴…我們…就去看看吧!』果然是思考很簡單的二個人啊!隨便聽聽人家說二下,馬上就就上鉤了。緣分真的很奇妙啊!不但讓我們在印度遇見台灣的進香團,還讓我們在路上走著走著就遇見了旅遊書上瘋狂推廌的一間餐廳!既然都不小心走到了,對吃一向慷慨的我們那有錯過的道理,進去點了一盤改良式的雞肉masala,還有二分麵粉去炸的像蔥油餅一樣的食物,不知道是餓慘了還是怎樣,我們竟然都覺得超好吃!!

我想我們真的有佛緣吧!亂走也可以走到佛陀講道的地方,還遇到台灣來的師父叫我們去菩提迦耶…

 

填飽肚子,老板幫我們叫了一輛人力車,這也是我們第一次在印度坐人力車。看見車伕單薄瘦弱的身體,架著大車,有點於心不忍,當他終於把我們載到鹿野苑遺址大門口,我們又搭上autorishaw,離開這個宗教氣息很濃厚的地方回到舊城區。

見鬼的又被司機擺了一道,他在一個不知名的街口放我們下來,走了八輩子那麼久才走到位於我們住的旅館二分鐘路程的Dashawamedh Ghat,這個河壇是一個專門舉辦祭典的河壇。祭典都是在晚間舉行,我們於是先回旅館小作休息,決定晚上再出門逛逛。

我感冒了,整個累得不得了,喉嚨又痛,雅芬說如果真的很不舒服就回去休息吧!但看到難得一見的祭典,我們還是發揮隨性又樂天知命的精神留下來觀看整個祭典,現場有二個場地在舉行祭典,其中一個是有幾位祭司擊著像鼓一樣的樂器,一邊誦經,現場非常熱鬧,配合樂器聲,聽著完全聽不懂經文,恆河的水在燈光下閃閃發光,風涼涼的吹著,心也靜了下來;另一個場地則有幾個圓座,幾個赤著上半身的男子,手持清香繞圈圈,腳則踏著他們熟悉的步子,配合著叮叮噹噹的鈴響,手上拿著香畫著看不見的圓圈,整個儀式顯得既莊重又吸引人。

我們入境隨俗的跟著當地人坐在木板上,不時的有孩子來兜售祈福的花朵,我們買了二枚,用一個小紙盤托著黃色的祈福花朵,花的中間有一枚蕊心,點了火,在恆河畔許下心願,

『恆河的眾神啊!請傾聽我的心聲。遠渡重洋而來的遊子在此不為錢不為財,誠心誠意的向您請求,請庇佑我的家人,我所有的朋友們,在他們不平凡的一生中,喜樂常伴,平平安安。』

心願許完,對著恆河畔一拜,把心中滿滿的祝福,冀予手中美麗的花朵,隨著恆河的水波,送達神明的跟前。

夜的恆河微涼,我的心很暖,期許我所有的親朋好友都得到我的祝福。

夜間的祭典

文章標籤

kokoy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