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說我們終於在早上7點鐘,從Kapit小鎮搭上船,回到黑道城鎮Sibu,一刻也不停留的在碼頭前搭上21號公車,終於在express bus station搭上前往Niah國家公園附近的小城鎮Batu Niah的巴士,預計下午4點半到5點間抵達,趁天色還沒黑,我們再好好的找個住的地方,隔天行李放在旅館,再搭公車往Niah國家公園。

 

 

 

Batu Niah果然是個小鎮,一下車就可以感覺到它有點荒涼,我們準備拿行李的時候,突然一位長髮披肩,皮膚黝黑,穿著黑色夾克的中年女子靠近,她說,

 

「到Batu Niah做什麼啊?去Niah國家公園嚒?」

 

是很熟悉的中文,雖然下了車,不過神智還在半睡半醒中的我們很自然的就回應,

 

「對押!在這裡住一個晚上,明天再去國家公園。」

 

那個女子一臉驚訝的注視我們說,

 

「唉呀!這個小地方,那裡有住處咧?妳們要去米里(Miri),明天一早再打車下來。這沒有住的地方的。」

 

雖然腦海中隱約記得lonely planet有提到,這個小鎮有三間旅館,不過那個黑夾克女在說話的時候,一股莫名的氣勢透過空氣傳遞過來,我們又還沒完全清醒,只反射性的問,

 

「唉呀!那可怎麼辦呢?這裡沒得住啊?」

 

「是啊!這裡那有地方可以住咧?!這樣吧!我幫妳們跟司機說一聲,搭到米里吧!」一付幫人幫到底,送佛送上西的大義模樣,我們只能愣愣的盯著她看。

 

她轉過頭去和司機說了半天,氣勢強燄、呱呱呱的,也不知道都說了什麼,司機最終還是把行李箱的門關上了,我們也始終沒拿行李。

 

她笑咪咪的轉過頭,帶著不易察覺,自然而然流露的一種大姊頭的氣燄,對我們說,

 

「廁所在那裡,只有15分鐘休息,快去快回吧!」

 

我們像是傀儡娃娃一樣,乖乖的聽她的擺佈行動著。

 

 

再上巴士,較清醒了以後,才發現她原來就坐在我們後面,跟她同行的還有一個黑媽媽的男生,說話小小聲的,是她的丈夫。

 

她上車看到我們以後,指著她的丈夫說,

 

「他是開的士的(taxi),等會兒到米里要到那兒,我們送妳們吧!妳們兩個女生單獨搭車,很不安全的。」

 

她沒有意思讓任何人回話,坐了下來,好像這件事到些為止,不用再議。

 

 

 

兩個小時以後,米里到了。

 

本來要在Batu Niah下車,就是怕到米里天色已經太晚,兩個女生去看旅館有點危險,加上晚上公車都停駛了,所以才會選擇Batu Niah下車,結果,不知道鬼迷心竅那條的,我們竟然搭車到米里,而且還是晚上的七點多鐘。

 

一下車巴士,很多的士司機湧了上來詢問,天是黑的,巴士站附近是荒涼的,我感覺快被的士司機淹沒了。大姊頭看樣子不對,二話不說的把還在背行李的我們拉到旁邊樹下,一邊走還一邊碎念著,

 

「剛剛就打電話叫我家公(丈夫的爸爸)開車過來了,到現在還沒來!到底在做什麼啊!」氣憤的語氣,突然間呱呱呱的跟她丈夫說了什麼一塊馬來語,她丈夫點點頭的領命離開。

 

 

沒一會兒,她丈夫快步的走回來,對我們嘻嘻笑道,

 

「妳們兩個女生危險啊!等下車子開來,我老婆載妳們去找旅館。」

 

我們客套的說,「這裡的人都很好的啊!」

 

她丈夫突然說,「也有很多壞人的,像是Sibu就很亂的啊!」

 

在這趟旅程中,他不是第一個人提醒我們,Sibu是危險的,當然,也不會是最後一個。

這時候,大姊頭突然轉過頭來說,帶著滿臉的困惑,

 

「Sibu?為什麼啊?那裡很危險啊?我從小在Sibu長大的。」大姊頭理所當然的語氣著實讓我害了好一大跳,原來是Sibu來的大姊頭,失敬失敬,這下子可好了,古人說的好,請神容易送神難啊。

 

馬路邊,一台車緩緩的駛近,停了下來,原來是她家公開車過來了,她坐上駕駛座,叫我們上車,也催促著她老公上車。

 

黑暗中看不清楚車子的顏色款式,只知道是流線型的,上了車,整個車子內都是豹紋的內裝,音樂、香水味傳來的那一刻,一直渾渾噩噩的我突然間覺得背脊一陣冰涼。

 

靠!我怎麼會在一個陌生人,而且還是Sibu土生土長的大姊頭車上?!

 

車子開動,我們再也沒有轉頭的機會,而她的家公,在那黑暗的長途巴士站邊,小小的樹下,也不知道到底要怎麼回家,唉…我竟然還有心情關心別人,還是擔心一下自己的狀況實際一點啊!

 

 

Sibu大姊頭一邊開車一邊詢問我們旅館的預算,我說大約是60-90RM,她暢快而強勢的駕馭著車子,點頭表示了解。

 

車子繞進漆黑的住宅區,她把她先生送回家以後,又開始抱怨起生活多麼的不自由,被家婆管的死死的,然後又談起她的孩子。

 

最後她說到米里的動物園,一直稱讚動物園多麼的好,她的朋友專程從Sibu上來動物園,看完就就回Sibu去了。

 

剛開始我不知道她幹麻一直跟我介紹動物園,後來一想才明白了,她希望我們改變行程去動物園,她就可以再做我們一筆生意。

 

好在我神經實在太大條,完全不明白她當時想幹麻,否則以她的氣勢,我大概又要招架不了了。

 

 

她繞進一個巷子,帶我們到一間guest house,要了一間45RM的房間,回頭說,「45RM一個晚上可以嗎?」

 

其實沒有詢問的意思。

 

在櫃台前確定房號了以後,她說,「我車子在樓下,門沒關,先走了,明天早上六點來接妳們,去搭第一班巴士去Batu Niah。」

 

是的。她就走了。

 

她收了RM20的車費,然後幫我們找了一間RM45的旅館,總共65RM,還可以得意的說,含車費都在妳們的預算之內呢!

 

不過,我們卻住了一間爛房間,如果是自己選永遠都不會住的旅館。

 

今天真是中邪了。

 

Sibu的氣燄實在很厲害。

 

 

 

很簡陋的渡過了一個夜晚。

 

因為晚上睡得實在不是太好,所以早上很沒精神的起床。

 

五點半,收拾了一下,梳洗了一下。

 

突然竟然有人來敲門了,敲了兩下,也不等我們回應,轉了門把就要進來。

 

昨天晚上沒留意,只有把扣鍊扣住,門把一轉,門竟然就開了。

 

跟著進來的聲音,卻不就是那熟悉的Sibu大姊頭嚒?

 

「小姐啊!妳們這樣太危險了!如果遇到壞人怎麼辦啊?現在還好是我開門啊!我車子已經在樓下了。妳們快點下來吧!」

 

說真的,我們這樣實在真的太危險了。

 

但是,真正讓我們害怕,而且受到驚嚇的,是莫名其妙奪門而入的Sibu大姊頭吧!

 

強勢的進入我們的旅程,然後自顧自的開始為我們安排,進門前敲了門也不等我們開,自行的就轉動門把…還開始教訓起我們了…唉呀!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啊這個國家?!

 

大概是知道,這是做我們的最後一筆生意,這次我們上車前,Sibu大姊頭連後車廂也不願意開,直指我們說,

 

「直接把行李背上車吧!」靠,兩個大背加兩個女生,還有隨身行李,很擠耶!

 

大姊頭沒有想要體貼我們的意思,迅速的把車開到到了巴士站,一拿到車錢,她就丟我們下車,咻的一聲,車子開得遠遠的,走掉了。

 

再米里的巴士站買票搭到Batu Niah,下了車以後,我們詢問當地人,Batu Niah原來是有旅館的,而且就在巴士站的後方而已。路人特別指了指,走過去就到了耶!

 

 

為了做我們這筆生意,大姊頭毫不內疚,臉不紅氣不喘的告訴我們,這是個沒有旅館的小地方。

 

我們多花了兩趟米里到Batu Niah的長程巴士車票、兩趟大姊頭計程車費,住了一晚很可怕的旅館,還得在五點半起床,才能趕在八點左右到Batu Niah,最後,因為我們背著大背,實在沒有辦法到處找公車在那裡搭,據lonely planet的資訊,就算搭到離Niah國家公園最近的公車站,還得再走三公里,才會到國家公園。

我們只好再付了Niah國家公園到Batu Niah長程巴士站來回的計程車錢。

 

本來,我們可以住在Batu Niah,東西放在旅館,搭公車過去,輕裝走3公里到國家公園的。

 

就因此,我們不但多花了許多時間,還多花了台幣1600元,我們一個人一天的預算,也才1000元台幣啊!

 

也因此,我們耽擱了一天,所以在米里回亞庇想訂機票的時候,已經遇上馬來人的過年,只好再花3200多台幣,才買到米里到亞庇的機票,亞庇飛台北的來回機票,也才花了我們3600元台幣啊!

這個Sibu大姊頭,是讓我們勞民傷財了。

好在,我們兩個都還是平安的。

 

 

 

 

文章標籤

kokoy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