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先和阿牧是我在野生動物保育研究所的同班同學,他們的研究對象是翠鳥和棕沙雁,一個星期五的早上,我和跟他們約好一起做野外調查。根據國外的研究,翠鳥的繁殖季在3-4月,他們會在溪流邊的垂直坡面挖出圓形的小洞,以洞為巢並養育雛鳥,垂直的坡面推測可以防止天敵爬進洞裡吃掉小寶寶。

 

阿先和阿牧選擇學校附近的溪流進行觀察與研究。萬巒吊橋也是其中一個觀察地點。我們穿著雨鞋沿溪溯行,在幾個垂直坡面上發現翠鳥使用的痕跡,記錄完以後,我們便往回走。

 

遠遠的,一抹夾雜著棕色和白色美麗的鳥羽紋,在溪流上空不到1公尺處展開。驚鴻一瞥的瞬間,我們面面相覷,還在懷疑那美麗的身影是否曾經出現。望眼鏡描繪出棕色的鳥停駐溪流上的輪廓,我們緩慢而小心的逐步靠近,發現是鷺科的夜鷺,但牠的的樣子極其不正常。

 

牠單腳在溪流中站立著,另一隻腳卻翹得老高,我們漸感疑惑,一隻鳥兒在溪流中做皮拉提斯伸展筋骨嗎?這又為什麼呢?恐怕不是為了讓我們印證「金雞獨立」這句成語的吧!

  IMG_1269    

 

在離鳥兒不到300公尺的距離,牠依然駐立著沒有飛離,我們疑惑更盛了。最終,在望眼鏡中得到了答案。纏繞著釣勾的魚線拉扯牠的腳,讓牠看起來像在溪流上伸展著皮拉提斯。這是我看過最荒謬的皮拉提斯。

IMG_1276  

 

我們立刻加快速度接近,害怕牠的腳被魚線纏住太久而造成組織壞死,但是快速接近無疑嚇壞了牠,牠想逃離卻被困住,只能無助的掙扎著。

IMG_1277  

 

阿先和阿牧很有經驗,他們先將鳥兒保定,拿了我多帶的衣物,輕輕的將鳥兒前半身包覆住,以減輕牠的恐懼。三個人心疼但鎮定的分工合作,終於把魚線從牠腳上除去。

IMG_1279  

IMG_1278  

 

除去魚線後,三個人靜靜的觀牠的腳,天幸仍然能夠活動,除去了遮蓋牠的衣物,輕輕的把牠放在地上,牠迅速的跑開,躲進附近草叢中。

 

望著牠藏匿的草叢,百感交集,要不是牠正巧飛起吸引我們的注意,恐怕要在這橋下受盡苦楚,日曬風吹,枯竭而死了。這絕對不會只是特例,台灣還有多少的鳥兒也有相同的遭遇呢?

 

 

 IMG_1280  

IMG_1283  

 

 

為了找出原兇,我們四下查看,萬巒吊橋上有許多魚線上了勾子在空中飄蕩,經過的鳥兒很容易被魚線纏住,終至無法脫身而死,因此,就能力範圍內,我們剪斷了不少魚線,但若不是所有的魚線都除去,還是無法完全杜絕類似的事發生,仍有許多無辜的生命會因此消失。

 

在離開萬巒吊橋時,心裡仍然是苦澀的,回頭再望一眼潺潺溪流,我彷彿還能感受那想飛離卻只能被狠狠困住,慢慢在烈日下等死的無力感;我彷彿還能看見那拉扯著的身形像極了皮拉提斯,只是,牠正在哭泣。

IMG_1284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kokoye 的頭像
kokoye

animal & travel

kokoy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