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期:12/10

地點:Varanasi

夜宿:AC夜車 TO Khajuraho



清晨五點鐘的恆河畔,整個瓦那那西都還烏漆抹黑的,空氣冷得不得了,還在被窩裡的我們用著最大的意志力,強迫自己起床。

為了要在恆河上一睹日出的風采,掀開溫暖的被窩,穿上厚重的衣物,一小步一小步的行走在伸手不見五指又蜿蜒的小巷子裡,緊緊的握住了彼此的手,這一刻是我們整個瓦那那西行程裡,相處的最融洽的時候吧!(這個時候誰要是沒有了對方,都會痛不欲生吧!哈哈哈…)

 

走下了河岸邊的階梯,昏暗的路燈在漆黑的夜色中更顯得單薄而無助,依稀看見一條條漆成藍色的小船停泊在恆河岸邊。才走近河岸邊,立刻有船伕靠近,詢問我們是否要一隻小船看日出。

同樣的事又再發生一遍(在印度只要消費,就會再遇到一次:不斷開漫天高價,然後再熊熊的給他殺價,殺價,再殺價!),船伕烏漆抹黑的臉已經夠看不清楚了,再黯黑的天色和昏黃的黃色燈光下,自以為誠懇的開價:一條船1個小時200盧比!

聽聽這個價格實在有夠誇張,想搶人啊?我們住一間雙人房一個晚上也不過200盧比!

很有默契的二個人調頭就走,恆河那麼長,我們沿河詢問別的船伕,完全不害怕沒有船可以搭!

死船夫愛騙人嘛!沒關係啊…你騙你的,我們就有必要當呆瓜買帳嗎?

沒有意外的,剛剛完價的船夫看我們沒有回頭的跡象,馬上死跟著我們一直問,

『不然妳們開價,多少錢嘛?』還有臉問啊?哼!這種厚顏的傢伙我們完全不予不理會,問了下一家,價格是100盧比,還是略嫌太貴了一點,最後殺成60盧比一條船,遊恆河一個小時,成交!(快幫我們拍拍手啊,我們好棒、好會殺價哦!)

在Dashwashmedh Ghat上了船,開始沿著河往下游划去,整條恆河是死寂而神秘的墨黑,霧氣迷漫河面。當太陽漸漸升起,那薄霧就像是少婦的面紗,神秘而美麗。

清晨在小船上往河岸邊拍,建築物古老而神聖。

恆河的日出在一片霧氣中,顯得……應該怎麼說呢?呃…完全看不到!完全看不到?對!就是什麼都看沒有…

當天色漸漸的亮了起來,我們對著日出的方向巴巴的凝望著,盼著老天爺賞了我們一些微光,老天爺顯然不太想理我們啊!

既然看不到日出,在小船上欣賞霧氣迷漫的的河岸,也是美的令人驚嘆連連,終於明白為什麼恆河在旅人的眼中,總是有著莫名的吸引力,她實在是美的令人秉息。

霧氣模糊了岸上的那些隨地小便的男人、滿地的垃圾、動物的大小便、抱著孩子的乞丐、坐在地上的流民……斑剝古老的建築物在霧色中人文色彩濃郁的屹立著,一個古老民族的從前強烈的召示著它不容忽視的存在!

僅管後人們將所有的一切神聖而偉大的過往低俗化,不堪化,但是這個古老的國家,那些睿智的靈魂,彷彿一直附著在那些古意猶存的建築上,壯烈而堅持的哀悼著逝去的文明。

在小船上的一個小時,我們驚嘆的聲音不斷的迴旋在河面上,原來這個地方可以這樣美麗綽約,難怪恆河沿岸是遊人回味留戀的,一訪再訪的聖地。

一個小時過去了,我們回到岸邊的時候,太陽才略微出現在雲層滿布的天空,染得暈紅的雲彩,在佈滿了一條條小船的河岸上,另是一番風味。

回到岸邊才出現的日出,是從層層雲朵中隱約的出現的。

欣賞了完全看不到的日出,回到沿岸以後,我們慢慢的一邊看著古老的建築,一邊走回住所"BABA GUEST HOUSE"。

回到住所,馬上將行李打包好借放在行李房,我們怕錯過什麼的出門,沿著恆河河岸往南邊走(我們住的地方是舊城區,沿著恆河不論往上游或下游,都有很別緻的景點!)今天行程的重點是印度最大的大學,瓦那那西大學和大學附近的蘭納加堡。

就在我們一邊走,一邊鬼叫到底還要走多久才到,有一點累的感覺湧上的時候,一大群當地人赫然的出現在我們眼前,從恆河畔到河邊的廟宇之間,他們排隊排了10公尺,每個人的手上都提了一桶水,不知道到底在做些什麼?

好奇心興起,我們坐在微風徐徐的樹下一邊休息,一邊偷偷觀察他們。看了半天才發現,原來他們要沖洗河岸邊寺廟的階梯!我的天啊!幾十個人排著隊伍,只為了將水傳回離河岸10公尺的寺廟,真不知道該誇印度人可愛還是時間太多呢!

站在我們身邊,和我們一樣看著這個奇景的,是一個眼睛又圓又大,頭髮剪了個埃及豔后流海,穿著橘紅色上衣,搭配米色有印度信仰中太陽和月亮符號的一片裙的韓國女孩。

她看了我們一眼以後,就開懷的笑了起來,她問我們是那裡來的?要去那兒?我們說要去瓦那那西大學和蘭納加堡,她一聽可樂了,因為她也正要去呢!我們三人於是一起前往,號稱隨性二人組的我們,也因此多一個人作伴啦!

我們認識可愛又漂亮的韓國攝影師朋友,悠珍。

可愛的韓國女生叫做悠珍,是職業攝影師,在澳洲為期二個月的工作剛結束,我們三個人一邊走一邊閒聊,不時的走錯路似乎是無可避免的!

走錯路對我們來說早不是新聞了,隨口詢問一臉茫然的路人,誤打誤撞的走著走著,也讓我們走到瓦那那西大學!

我們一邊走在舒適宜人的大學校園裡,旁邊一樣的跟著打死不肯離開的人力車,車伕不斷的不斷的不斷的跟著,告訴我們今天博物館沒有開放,另一個寺廟也可以參觀……等等的事。

我們有一句沒一句的跟他搭著,堅持的走到博物館,還真的沒開。我們於是拿著剛在市集買的水果,坐在大樹下,開始隨性的野餐了起來,一邊吃著水果,一邊喝著可樂,就這樣悠閒的聊著聊著…風很輕柔,陽光的亮度剛剛好,下午的空氣迷漫著草香,我們享受著悠閒的午后時光…

休館的博物館

終於我們野餐的時間結束,沿著人力車伕告訴我們的路,走到了一間粉紅色寺廟,從建築的特色來看,應該是耆那教的寺廟,脫了鞋子,在裡頭亂逛幾圈,看著當地人認真的膜拜,我們也雙手合什,默默的表達我們對印度神祈的敬意。

 

大學東邊的蘭納加堡在旅遊書上顯的好美好美,雅芬雖然一付不太願意再繞一趟的樣子,但經不起我我不斷的吵要去,雅芬只好一起去參觀這個景點囉!

我們離開粉紅色寺廟,殺價殺了半天,找到一台3個人30元盧比的人力車搭到蘭納加堡的對岸,然後步行跨越恆河的雄偉大橋,花了大約30分鐘,走到了蘭納加堡。

隔著恆河凝視蘭那加堡,太陽光下整片粼粼的波光,更襯出蘭納加堡的氣派和美麗。

蘭納加堡是古代藩王建造的堡壘,現在已經改成博物館,裡頭可以看見古代的槍炮、武器、器皿和參飾,數量不多,但是卻都很有意思,而堡壘的本身,更是雄偉而堂皇!

在參觀堡內的寺廟的時候,依慣例把鞋子放在入口處,參觀完的時候,悠珍的鞋子竟然被當地人偷偷穿走了,這些印度人!在神明面前竟然也敢偷鞋…天哪!

我和雅芬趕忙出去幫她買鞋子,詢問當地的雜貨店,裡頭的大娘一臉茫然的,完全不知道我們在說什麼…反而是一個當地的小朋友,看我們一直指著鞋子,馬上帶我們去找賣鞋子的,還沒走到賣鞋的地方,迎面而來的,竟然就是悠珍,她說,當地一位女生知道她的鞋子被偷了,就把自已的鞋子讓給她…

印度人,原來也那麼隨性啊!

當地人力車車伕推廌的粉紅色的耆那寺廟

悠珍被偷鞋子的地方>"<

 

離開蘭納加堡我們都累翻了,搭著autorishaw回到舊城區,又大嗑了一頓(又是吃一頓比住一個晚上hotel還貴…我們再一次懷疑我們的價值觀有偏差…)

天色黑的亂七八糟的時候,背起沈重的行囊準備要到火車站,再度的走進茫茫的人群中,尋找autorishaw的時候可想而知的一陣亂混亂,所有的人一直圍住我們,七嘴八舌的不知道在說些什麼…

最後我們竟然被瘋狂的人群沖散,雅芬因為當地人的圍觀和autorishaw車伕的亂開價,氣急敗壞的快步離開,我望著她的背影,隔著一堆印度仔,完全追不上她!

那種感受還真是孤單,二個人在一起原來會有更多勇氣和力量抵抗啊!終於她發現我不在身旁,回過頭來看我到底在搞什麼鬼?

在會合的那一刻我差點衝上去給她一個擁抱,她拉著我說找到便宜的車了,坐上車離開這個喧囂的地方我們還不忘記問候印度仔的母親和祖宗十八代…

坐上那部便宜的autorishaw,一路上卻不斷的熄火,車伕不斷把油箱打開,探出頭來對著油箱口吸氣,我們看得完全傻眼,不知道他到底在幹麻?!只覺的再吸下去他會不會當地倒地身亡啊?但在這種情況下,我們除了期待快點到達目的地也無能為力啊!

 

到了火車站寄了行李(印度火車站的寄行李服務真的超好用,我一定要大力推薦!)二個女生又開心的去逛當地市集了,完全一掃剛才的鬱悶。

看到一家賣lassi(像是優酪乳的一種印度當地飲品)的店,滿滿的當地人,一付很好喝的樣子,我們就不客氣的也點了二杯!

店裡所有的人一樣的都在看我們,好像我們是動物園裡不小心跑出來的猩猩,反正我們也早已習慣注目的眼光,拍拍彼此的肩膀,旁若無人的喝起lassi,嗯!不是賣給觀光客的lassi口味好濃好純,真的令人讚不絕口!

在市集亂逛後回到火車站候著火車,冰冷的月台上,二個孤單的東方女生,累得眼皮都快閤上了,卻只能無奈的等著誤點1個半小時的火車…

火車在深夜姍姍來遲,上了車,我們原本訂的靠窗的位置,竟然變成上舖和中舖…在大家都傻眼而我們又累得要死的狀況下,只好認命的爬到位置上,卻也因為太累了,倒頭就睡得跟豬一樣熟了。

六個小時的車程,抵達的時候又誤點了2個小時,到Khajuraho(卡修拉荷)的時候,天色已經大白,是上午的8點鐘了。

在滿是當地人的店裡喝lassi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kokoye 的頭像
kokoye

animal & travel

kokoy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